财新传媒
2019年05月16日 21:57

世界领先的高等教育是如何炼成的?

今天,美国高等教育在全球的领先地位是毋庸置疑的。然而,这一领先地位并不是与生俱来的。在100多年以前,美国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强大的高等教育体系。那时高等教育的中心仍然在欧洲。以经济学为例,英国在当时显然处于领先地位;此外,很多当时的美国经济学家(如Richard Ely和Bates Clark等)都有到德国求学的经历,这也说明当时的德国要超过美国。其他领域亦是如此。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美国的高等教育产业后来居上,成为真正的“全球霸主”呢?

有些人认为,是第二次世......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1日 15:54

天上的大学(二):高等教育的不平衡发展缘何而来?

韩国的SKY(天空,其英文是首尔国立,高丽大学和延世大学首字母的组合)大学的提法生动的表现了韩国高等教育的发展不平衡。而这也在世界大学排名的数据中得到了印证:韩国大学在世界排名中的距离(以此来衡量大学之间的差距)远高于其他国家。这种高等教育体系的发展不平衡带来了一系列的后果。其中之一便是学生和家长为了上好大学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另一个后果,也是与之相关的,便是其国内缺乏足够多的、能够满足消费者需求的教育机会,导致大量的教育移民。

当然,并不是韩国才......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4日 20:54

深呼吸

又是毕业季了,很多学生面临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希望这篇文章对他们有所帮助。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6日 15:44

婚姻在教育上的“门当户对”,增强了

婚姻在教育上的“门当户对”,增强了

古今中外的婚姻都讲究“门当户对”,它是指家庭背景和社会地位相近的人结婚。现代社会中,教育既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个人的家庭背景,更是一个人的收入和职业的重要决定因素,因此,“门当户对”的一个表现就是夫妻之间教育水平的正相关性:高教育水平与高教育水平的人结婚,而对于低教育水平的人,要么出于个人偏好,要么由于别无选择,他们倾向于与低教育水平的人结婚。

在过去二三十年中,中国在教育水平方面的门当户对现象是增强了还是减弱了呢?我们可以......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7日 22:15

天上的大学

2018年12月,我到韩国首尔参加亚洲和澳大利亚劳动经济学会(AASLE)的年会,承办方是韩国首尔国立大学。会议结束后,东道主安排与会者参观韩国国家博物馆。导游是一位健谈的女士。去程的路上,她提起首尔国立,便竖起大拇指,说它是韩国的No.1,这里的学生不仅资质好,而且异常刻苦。她紧接着说,韩国有所谓的SKY大学,分别是首尔国立(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高丽大学(Korea University)和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SKY是这三所大学名称的首字母。我心中暗自为SKY大学的讲法叫绝:它既道出了精英大学相对于其他大学的巨大优势,也生动的形容出考这三......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2日 19:18

中国家庭对儿童的教育投资过度了吗?

中国家庭对儿童的教育投资过度了吗?

卢梭遇上海克曼:从海克曼曲线说起

近年来,不光是经济学家,心理学、教育学、儿童营养健康的专家都在谈论海克曼曲线。该曲线是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詹姆斯·海克曼(James Heckman)在2003年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的,描绘了人力资本投资的边际收益与投资年龄的关系,如图 1所示。在这个图中,横坐标是年龄,纵坐标是人力资本投资的边际收益(可以理解为在现有的基础上,多投资一元钱所带来的收益)。该曲线自左向右逐渐降低,也就是说,同样的一元钱,将其投资于生命的早......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01日 06:25

快乐的大学、注水的论文与经济学

快乐的大学、注水的论文与经济学

Men, not bricks and mortar!(人,而不是砖瓦砂浆!)

教育是什么?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其中一个重要的视角是,教育是人力资本投资,学生在学校接受教育的过程也就是人力资本的生产过程。一旦有了这个视角,我们就可以用经济学中一些基本的规律来认识教育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去年以来,针对高等教育学生学业负担轻、代写买卖论文的问题的讨论很多,也出台了一些政策。这些政策的目的在于扭转上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