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邢春冰 > 快乐的大学、注水的论文与经济学

快乐的大学、注水的论文与经济学

Men, not bricks and mortar!(人,而不是砖瓦砂浆!)

教育是什么?每个人有不同的答案。其中一个重要的视角是,教育是人力资本投资,学生在学校接受教育的过程也就是人力资本的生产过程。一旦有了这个视角,我们就可以用经济学中一些基本的规律来认识教育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去年以来,针对高等教育学生学业负担轻、代写买卖论文的问题的讨论很多,也出台了一些政策。这些政策的目的在于扭转上述不良现象,得到了很多人的赞许和支持。但是,光有良好的出发点而忽视一些重要事实和基本规律,就会像医生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一样,往往于事无补。种种现象表明,中国的高等教育到了需要更加系统的改革的时候。

过去20年中,中国高等教育最大的事实就是“扩招”。2016年,普通高校在校生的数量已达到2700万,是1998年时在校生数量的7.9倍;高校毕业生的规模也从1998年时的83万增加到704万。如果按照某些观点(学位论文是实现人才培养目标的重要环节,是进行科学研究训练的重要途径,是学生毕业与学位资格认证的重要依据),本科生毕业都需要撰写原创性的毕业论文,这意味着现在每年毕业生撰写的毕业论文数量将20年前的8、9倍之多。我们能不能期望增长了将近10倍的学生生产出10倍于20年前的原创性的毕业论文呢?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比较优势,而因扩招进大学读书的学生估计更不擅长写论文。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原创性的论文不会因学生数量的增加而成比例增加。

让这件事情雪上加霜的是另一个重要的事实:扩招过程中高校教师数量增长的严重滞后。学生撰写论文,教师的指导至关重要。然而,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我国高校专任教师的数量仅增长了3倍,这导致普通高校师生比大幅下降。1990年时,高等教育的师生比为1:5.2,到2016年,该比例为1:17。换言之,我国高校的师生比下降了约70%。这意味着学生得到的教师指导大幅度下降。如果专任教师能够得到更多教辅人员的帮助,这可能会缓解师生比下降的影响。但是,教辅人员的增长速度比专任教师还低,导致高校教职员工中教辅人员的比例从1998年时的52%下降到了2016年的30%

师生比下降这一事实的影响不仅在于指导学生论文的教师减少了,它还影响高校的整个学生培养过程。首先,教师的投入和学生努力是互补的,当教师数量相对减少之后,学生的努力程度会下降。比如,老师数量减少会导致课堂的规模增加,老师无法给学生留更多的作业或对其学业做更多的指导,学生的努力程度就会降低。

当然,教师的努力程度也不是一成不变的。面对学生数量的增加,教师们通常会付出更多的努力——要么是出于一个教师的职责要么是为了满足工作量要求。但是,教师努力的增加终究无法弥补师生比下降的事实,每个学生能够得到的教师的关注仍然随着师生比的下降而下降。最终结果是,大学生在整个大学阶段所获得的人力资本受到负面影响,这进一步使得他们对学位论文的准备不足。如果我们把毕业论文看作是产出,教师和学生的数量作为投入要素,前面的分析表明,面对学生数量的大幅上升,高校扩招后毕业论文的产出必然面临边际产出递减的事实。

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大学生的“快乐本科”有其客观原因。大学教师数量的相对减少也许就是其中之一,它使得学生可以与之互动的要素减少。如果没有足够的师资来监督、鼓励和辅导学生,学生努力减少是必然的结果。忽视这一事实以及边际产出递减的规律,在不增加教师数量的情况下强调给大学生增负无非是两个后果。一、说说而已。二、给老师们增加更多的负担。这会进一步增加教师们的教学工作量。一段时间以来,教师因为教学或指导论文工作繁重而损害健康甚至牺牲生命的案例已经说明了这一点。此外,很多高校教师的工作绝对不应只是教书授课,科学研究也是他们的主要任务之一。教学工作量的增加对高校教师的科研工作无疑有负面影响。因此,不能单纯强调为学生增负,而不去分析学生“轻松快乐”的原因以及学生增负的可能后果。

要为学生增负同时杜绝代写和买卖论文,更重要的还是要从根本的原因入手。其中之一,就是要大幅增加高校专任教师和教辅人员的数量。美国的John Hopkins大学在建校之初,有一个指导思想,即:“Men, not bricks and mortar!”建大学,最重要的是聚拢人才,而不是堆砌砖瓦水泥。中国大学扩招的早期,教育经费几乎是平均的分配在了基建和教师工资上,即便是在基建支出大幅下降之后,教育经费仍然没有大幅向师资倾斜,而是用在了“其他支出”上。这同时也说明,中国的高校有能力在教师上面花费更多,包括增加教师队伍规模以及为教师提高工资。

提高教师工资和增加教师数量不像建学生宿舍和购买教学科研设备那么简单。要吸引优秀的人才加入高校教师的队伍,提高教师的工资待遇是非常必要的。统计数据表明,我国高校教育就业人员的工资水平近年来呈现明显的相对下降趋势。21世纪初,我国高等教育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是普通城镇职工工资的1.7倍,近些年来则降到了不足1.4倍,这多少降低了高校教师这一职业的吸引力。根据教育经费的支出结构,我国高等教育有很大的空间提高教师的工资水平。在经费不足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增加高等教育财政支出在GDP中的比例或者提高学生学费。提高学费往往会招致家长的不满,但是如果学费的增加能提升中国高等教育中教师的数量和质量,使得高等教育质量大幅提升,学生和家长们可以成为最终的获益者。

增加教师数量会提升教学质量,增强学生们撰写原创性毕业论文的能力和动力。但是,期望每年数百万的高校毕业生写出原创性的毕业论文,仍然是不现实的。去期望或者去要求不现实的东西,就是鼓励学生作假,是在为代写买卖学位论文创造需求。在一些国家,很多本科毕业生是不需要撰写毕业论文的,通常只有那些优秀的、想进研究生院继续攻读的学生才写毕业论文。这也许才是对教育规律和创新规律的尊重。

(本文的部分内容来源于本人与许敏波的研究。)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