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邢春冰 > 中国家庭对儿童的教育投资过度了吗?

中国家庭对儿童的教育投资过度了吗?

卢梭遇上海克曼:从海克曼曲线说起

近年来,不光是经济学家,心理学、教育学、儿童营养健康的专家都在谈论海克曼曲线。该曲线是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詹姆斯·海克曼(James Heckman)在2003年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的,描绘了人力资本投资的边际收益与投资年龄的关系,如 1 所示。在这个图中,横坐标是年龄,纵坐标是人力资本投资的边际收益(可以理解为在现有的基础上,多投资一元钱所带来的收益)。该曲线自左向右逐渐降低,也就是说,同样的一元钱,将其投资于生命的早期所带来的收益要高于后期。这条曲线试图传达的主要信息与人们看到它的第一反应是一致的,应该重视一个人早期的人力资本投资。

 

 

早期的人力资本投资收益高是有其道理的。首先,越是早期的投资,后面获取收益的时间越长,回报率越高。这与我们把钱存在银行,时间越长利息越多的道理是一样的。这也是为什么中老年人不怎么进行人力资本投资的原因。其次,早期人力资本的形成与之后的人力资本有着很强的互补性。这是海克曼及其合作者一直所强调的人力资本投资的重要特性之一。他们发现,对于上大学进行补贴或者对于成年人提供培训通常是不划算的,因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通常是能力较低以及早期的人力资本投资不足的人,这使得后期的努力收效很少。而如果在生命早期在认知和非认知能力方面打下良好的基础,后续的学习和努力会更加有效。以上就是早期人力资本投资回报更高的两个主要原因。 

海克曼曲线的存在有一些易被忽略的前提,它们对于理解和应用海克曼曲线非常重要。首先,与物质资本一样,人力资本的投资也面临边际收益递减的规律。给定其他时期的投资水平,任何一个时期的人力资本投资的边际收益率都会随着投资的数量而发生变化。也就是说,随着投资水平的增加,额外一单位的投资带来的收益增加将越来越低。即便是在生命的早期,如果我们一味的将精力和金钱投资在儿童身上,其边际收益率也会降低,而且很有可能低于其他时期的收益率。其次,正因为不同时期人力资本投资间的互补关系,决定了一个时期人力资本投资的回报率取决于其他时期的投资。因此,海克曼说,这条曲线是在假定各个时期的人力资本投资相同的情况下,收益率与年龄的关系。这也意味着,这是一个理论上的示意图,而非普遍成立的事实。 

不过,海克曼也说,这条曲线大致可以描述美国的现实。他认为,以目前美国在各个教育阶段的投入状况,高等教育和成人培训的边际收益最低;如果将资金用于解决生命早期的“融资约束”问题,收益会大得多。而之所以存在这样的现状,又与“融资约束”的特性有关。通常,人们所说的融资约束是指无法为投资项目融到资,或者必须支付非常高的成本。对应到人力资本上面,由于我们无法用未来的收益(高工资)作抵押,也不能签订卖身合同,所以私人资本市场很难为人力资本的融资提供资金。此外,还有一种融资约束,就是幼儿无法为自己选择出生的家庭。他们无法为自己“卖”或“借”到合适的父母以及理想的家庭和社区环境。 

所以,如果不存在融资约束且公共政策恰当,海克曼曲线中的规律应该也可以描述不同时期的投资量与年龄的关系,即,把海克曼曲线中纵轴的收益率换成投资量。这个道理也很简单。如果早期的投资带来更多的收益,人们自然会倾向于早投资,一直到不同时期的收益率相同为止。否则,人们就可以重新分配不同时间的投资来增加收益。通过将投资向生命的早期转移或者加大在生命早期的投资,使得各个时期人力资本投资的边际收益一致,这样才会是社会最优的投资量和投资模式。

 

早投资早获益以及不同时期能力和技能的互补性似乎是普遍适用的,不会因为国家的不同而有所差异。因此对于中国,理论上,那条海克曼曲线应该也是成立的。只是不知道,这样的一条曲线能不能描述中国的现实。对比中国的家长和美国的家长,前者在子女教育上投入的时间、精力、金钱似乎要远高于后者;中国的小孩也要比国外的小孩辛苦很多。所以,很有可能海克曼曲线在中国是不成立的。当然,这样的表述也许只是代表了少数人的个人经验。如果将样本扩大,看看农村地区特别是农村地区的留守儿童,可能又是另一番情景。总而言之,海克曼曲线能不能描述中国的现实还有待考察。但是,从我们身边的例子以及家长们的负担似乎可以感受到,中国家庭(至少是一部分家庭)在小孩上的投资是很多的。 

海克曼曲线以及很多家长的做法让我不由想起了卢梭。按照卢梭的看法,在一个孩子的幼年阶段(12岁之前),家长们应该有意的让时间悄然的过去,在教育上尽量采取一种消极的姿态。因为在这一时期,儿童的心智尚未成熟,不应该向他们灌输超出他们理解范围的东西。而如果儿童对一些他们一知半解的内容形成错误的观念,则对后期心智的成长极为不利。卢梭实际上指出了另外一种可能,早期过度的或不当的人力资本投资会降低整个一生的人力资本投资收益。 

而且,很多家长在很早的时候就殷切的提高其子女人力资本水平的做法,往往通过一些其他方面对一个孩子的成长构成消极影响。常见的错误就包括过于强调认知能力,忽略非认知能力。更为糟糕的是,对很多年幼的孩子来说,强调他们认知能力的发展,可能就意味着非认知能力的退化。他们将学习看作是家长的任务,丧失主动性。家长在督促孩子学习的过程中焦虑、暴躁,也不利于孩子形成好的性格。 

那么,如果海克曼和卢梭真的能够在历史的时空中相遇,他们会彼此吵架吗?倒也未必。因为海克曼在讲到早期的人力资本投资时,特别强调非认知能力。这就不是简单的学校和上课外班的事情了,非认知能力的培养包括父母的陪伴、社区环境等等。从这个角度讲,海克曼和卢梭并不矛盾。

 

对于家长而言,同时了解海克曼曲线和卢梭的论述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不妨再强调一遍,海克曼曲线是一个理论的极简的示意。而卢梭的论述则表明,如何合理的在一生中分配资源以及如何在生命的某一个时期将资源分配在不同的方面,实现投资的高收益,则是需要智慧的。人力资本的投资也不是一个空洞的概念,它所对应的内容才是真正重要的。而我今天所看到的,时常让我怀疑我们能否实现早期投资的高收益。 

最后,还是让我们记住卢梭的这些忠告吧。 

“我在这里可不可以把最重要的和最有用的教育法则大胆的提出来呢?这个法则就是:不仅不应当争取时间,而且还必须把时间白白的放过去。”(《爱弥儿》第106页 

“在他们的心灵还没有具备种种能力以前,不应当让他们运用他们的心灵,因为,当它还处在蒙昧的状态时,你给它一个火炬它也是看不见的,而且,在辽阔的思想的原野中,它也不可能找到理性所指引的道路,因为那条道路的痕迹是这样的模糊,就连最好的眼睛也难于辨认出来。所以,最初几年的教育应当纯粹是消极的。”(107 

“你采取一反常态的做法,就可以把你要做的事情差不多都做得很好。由于大家不愿意把孩子教育成孩子,而要把他教育成一个博士,所以做父亲和教师的不论骂他、夸他、吓他、教他、改他的缺点、答应给他东西和对他讲道理,都操之过急,做的不是时候。”(107 

“你必须锻炼他的身体、他的器官、他的感觉和他的体力,但是要尽可能让他的心闲着不用,能闲多久就闲多久。需要担心的,是他还没有判断感情的能力以前就产生种种的情感。”(108 

“如果老是有你去指点他,老是有你告诉他“来呀,去呀,休息呀,做这个,不做那个呀,”结果,你用这个方法的确是会使他变成一个傻子的。”(153



推荐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