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邢春冰 > 天上的大学

天上的大学

201812月,我到韩国首尔参加亚洲和澳大利亚劳动经济学会(AASLE)的年会,承办方是韩国首尔国立大学。会议结束后,东道主安排与会者参观韩国国家博物馆。导游是一位健谈的女士。去程的路上,她提起首尔国立,便竖起大拇指,说它是韩国的No.1,这里的学生不仅资质好,而且异常刻苦。她紧接着说,韩国有所谓的SKY大学,分别是首尔国立(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高丽大学(Korea University)和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SKY是这三所大学名称的首字母。我心中暗自为SKY大学的讲法叫绝:它既道出了精英大学相对于其他大学的巨大优势,也生动的形容出考这三所大学有如登天的难度。

细想一下,大学之间的天壤之别,影响着很多人——不光是考上好大学的人,这种影响甚至可以延伸到非常早期的教育阶段。而这,不也是我们理解中国的教育中存在的大量问题的关键吗?

从导游女士这里以及很多报道中可以了解到,韩国学生和家长也是很辛苦的。记得在加拿大访学时,看到一些韩国移民,问其原因,回答竟是为了孩子的教育。

韩国学生的辛苦以及家长们为了子女教育而移民海外的现象,乍看上去令人困惑。

要知道,韩国的教育成就是令人瞩目的。它早在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就经历了大幅的教育扩展。在短短一二十年的时间里,韩国居民的教育水平迅速提高。今天,从各项指标来看,韩国的教育水平稳居世界前列。根据CNBC2018年的报道,如果以2564岁的人口中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来衡量,韩国位居世界第四,仅次于加拿大、日本和以色列,超过了英国和美国。而如果只看年轻人,韩国则位列世界第一。2014OECD的报告指出,韩国25-34岁的年轻人中,68%拥有高等教育学历。

有这么多上大学的机会,韩国学生为什么还如此辛苦呢?SKY大学的说法恰好为这个问题提供了答案:虽然平均而言,上大学的机会增加了,但是,少数好大学和大量其他大学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给定上精英大学能够带来很高的回报,人们自然会去竞争少数精英大学的位置,考好大学便成了一场激烈的锦标赛。

锦标赛是什么呢?是大家通过相对表现而非绝对表现来确定输赢。大学在录取学生时,不光是看一个学生是否优秀,而是看她是否优秀。芝加哥大学的拉齐尔(Edward Lazear)和罗森(Shirwin Rosen)是最早用经济学模型来分析此类现象的经济学家。该理论有一个强有力、同时也非常直观的结论:当获胜带来的收益增加时,参与竞赛的人就会更卖力气。对于体育赛事而言,获胜带来的物质和精神奖励越高,赛事越精彩。对于考大学来说,当好大学数量较少时,大学之间的巨大差距自然会加剧考生间的竞争。然而,这种竞争能否提高他们的人力资本,能否促进个人的发展和经济的繁荣呢?这是值得怀疑的。

学校之间的差距如何算大,多大的差距才会影响到人们考大学的努力程度?我们不妨做一些简单的国际比较,用一个国家的大学在世界大学排名中的分布来考察大学质量的差异。每年,英国Quacquarelli Symonds公司都会发布世界大学排名。在最新的(2019年)QS排名中,韩国前十名的大学在世界排名中的平均距离为44个名次。换言之,我们随机挑选这十所学校中相邻的两所,他们在世界排名中的名次差距平均为44位。这也意味着,虽然首尔国立大学的排名位列全球第36,但是第十名的西江大学已经跑到全球第435名。而我们按照同样的计算方法,得到美国前十名学校的平均名次差距仅为1.9;日本为20。韩国国内大学之间的差距之大,可见一斑。这也说明,虽然韩国经历了大幅的教育扩张,但其高等教育的发展是很不平衡的。

韩国的问题对我们认识中国教育的问题也是极具启发意义的。经过过去20多年大幅的大学扩招(比韩国晚了三十年),我国高等教育的招生规模达到了每年700多万,是1998年招生规模的7倍之多。今天的适龄青年中,50%以上都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但是,今天的父母似乎并没有因为上大学机会的增加而变得轻松。子女教育已成为最令父母焦虑的因素之一,学生负担也是令“宝宝不高兴”的大问题。同样,也不乏家长将子女送出国,甚至为了子女教育而移民海外。而这背后的原因,大概也是中国的大学之间有着天壤之别,而“天上”的大学还不够多。

为什么在有些国家,大学有天壤之别,其他国家则没有?什么因素决定着大学的分布?大学质量的分布如何影响人们的人力资本投资?如何影响国际国内的高等教育市场?这些都是极其重要的问题,也是亟待学者们去研究的。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