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邢春冰 > 天上的大学(二):高等教育的不平衡发展缘何而来?

天上的大学(二):高等教育的不平衡发展缘何而来?

韩国的SKY(天空,其英文是首尔国立,高丽大学和延世大学首字母的组合)大学的提法生动的表现了韩国高等教育的发展不平衡。而这也在世界大学排名的数据中得到了印证:韩国大学在世界排名中的距离(以此来衡量大学之间的差距)远高于其他国家。这种高等教育体系的发展不平衡带来了一系列的后果。其中之一便是学生和家长为了上好大学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另一个后果,也是与之相关的,便是其国内缺乏足够多的、能够满足消费者需求的教育机会,导致大量的教育移民。

当然,并不是韩国才拥有精英大学。美国的常青藤、英国的金三角、中国的985高校都是类似状况。但是,各国的情况又有所不同。比如,美国存在常青藤萌校,但也存在大量其他高质量的高校,为美国居民提供足够多优质的高等教育机会。因此,常青藤萌校的存在并不意味着高等教育发展的不平衡。英国也是类似。而中国的985,或者九校联盟,则像极了韩国的天空大学。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高等教育产业呈现出不平衡的产业结构呢?一个国家的高等教育体系中“企业”的数量、他们的规模和声誉的分布受到诸如教育回报率(可以简单将其理解为教育水平提高带来的收入增加)、产业结构、居民收入和偏好、学校经费结构、政府干预等诸多因素的影响。

在一个没有政府干预的私人学校市场中,可能发展出很不平衡的产业结构。比如,那些历史上声誉好的学校会变得越来越好——因为它们可以吸引更好的生源、收取更高的学费。而与之相关联的,则是大学的经费体系。在一个私立的大学市场上,除了学费,校友捐赠(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理解为延期支付的学费)是影响大学发展的重要因素。而这很可能会加剧学校之间的差距。——因为只有那些声誉好的精英学校才能够获得更多的捐赠。

韩国就是一个由私立机构主导其高等教育产业的国家。根据2008年(有些陈旧)的一项研究,韩国85%的高等教育机构都是私立的,有78%的大学生和96%的大专生就读于私立机构。韩国政府在高等教育上的支出只占其GDP的0.3%,远低于OECD国家1.1%的平均水平。而在高等学校的经费来源中,政府补贴只占总经费收入的22.7%(OECD的平均水平是78.1%,美国和日本的水平是45.1%和41.5%);在私立机构的经费支出中,政府来源的资金只占3%。

在韩国,延世(Yongsei)、高丽(Korea)、浦项(Postech)和成均馆(SKKU)四所大学就占据了所有私人捐赠市场的30%。在政府的经费较少的情况下,上述力量会带来大学间持久的差距。

当然,现实中很少见到没有政府干预的高等教育市场。由于政府参与或干预高等教育市场非常普遍,因此,它也成为影响高等教育产业结构的重要因素之一。而对于一些国家,高等教育产业的平衡或非平衡发展往往是政府的直接政策目标。韩国正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尽管以私立机构为主,政府管制是韩国高等教育体系的显著特征之一。在韩国,除了首尔国立大学,其他大学都没有自身的管理条例,学校的运营被置于教育部的严格管制之下,内容涉及招生名额、学费水平、专业设置、师资管理等等。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韩国政府的一系列政策明显的影响了韩国高等教育的产业结构。

如前所述,在韩国的高等教育体系中,来自政府的资金占比很低。然而,尽管政府的干预并不是主要通过资金分配,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韩国政府在高等教育上的资金投入还是有所上升。而这些有限的政府资金似乎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加剧了高等教育的非平衡发展。

首先,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韩国政府开始基于高校的相对表现来分配资助资金。通常是表现好的高校能够得到资金支持。这种“锦上添花”政策的一个直接结果是46%的研究基金集中到了10所顶尖大学(无论其是公立还是私立)。这在政府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加剧了大学之间的差距。

从1999年开始,韩国政府有开始实施BK21项目(Brain Korea 21,类似于中国的211项目),以七年为一个周期,每年向120所机构的440个项目提供13亿美元的资助。尽管该项目也同时为一些地方大学提供资助以提高其竞争力,其目的仍然主要是让一些重点大学向世界一流大学迈进。

韩国政府也实施了一些旨在让大学更加多样化和平衡发展的政策,比如NURI(New University for Regional Innovation)项目。该项目旨在通过加强大学—产业—地方政府之间的联系,为地方经济提供优质的人力资源,并通过提供专业化的教育项目来促进地方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因此,总体而言,该项目的目的是促使韩国高等教育的平衡发展。反映在资金使用上,只有那些首都地区以外的地方教育机构才能获得资助。该项目在2004-2009年间的资助额度为14亿美元。

然而,到了李明博执政期间,韩国政府开始更加强调建设世界一流大学(World Class University,WCU),并且越来越多的为具有战略意义的学科领域(如生物科技、纳米技术、脑科学)提供资助。显然,这进一步加剧了大学之间的不平衡发展。

因此,韩国的高等教育由私立大学主导、政府的管制以及政府对于高等教育的非平衡发展政策,可能都是导致其大学之间不平等的重要原因。

参考文献:Kim Terri, Higher Education Reforms in South Korea:  public–private problems in internationalising  and incorporating universities, Policy Futures in Education, Volume 6 Number 5, 2008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