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邢春冰 > 贝佐斯与贝瑟默的工人

贝佐斯与贝瑟默的工人

2021年4月份,贝佐斯给亚马逊的全体股东写了一封信。信中贝佐斯回顾亚马逊发展历程时讲到,他给股东写第一封信的1997年,亚马逊员工数量从158人增加到614;而到2020年,亚马逊招聘了50万名员工,现在在世界各地直接雇佣了130万人。贝佐斯还列举了亚马逊2020年一年为员工、股东、第三方卖家以及消费者所创造的价值: 

  • 股东210亿美元
  • 员工910亿美元
  • 第三方卖家250亿美元
  • 客户1640亿美元
  • 总计3010亿美元

从中我们看到亚马逊为社会创造了巨大的价值,而且没有输家。果真如此吗?恐怕很多人不同意。

首先是贝瑟默亚马逊仓库的工人。一段时间以来,亚马逊仓库工厂工人的境况备受关注。除了工资水平低(当然贝佐斯不这么看),工作强度大、时间紧也广受诟病。据说在每天10小时的工作时间内,员工只有两个15分钟上厕所的时间。也有报道说,员工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完全被“算法”驱使。那里的员工被称作“绝望的灵魂”和“被像机器一样对待的人”。亚马逊俨然成了新时代的血汗工厂。正因为如此,贝瑟默的一些工人一直尝试建立工会。只不过在这第一次关于工会的投票选举中,多数工人投了反对票。后者被贝佐斯当做公司对工人足够好的证据。但尽管此次工会选举失败了,亚马逊工人的争取更好的待遇和工作环境的努力仍将继续。

实际上,亚马逊的工人尝试建立的工会的努力受挫,在其他企业已有先例。2000年,在德克萨斯州沃尔玛工作的切肉工人(meat cutters)尝试建立工会,结果沃尔玛取消了很多地方的这个工种。2005年,当一些魁北克的工人寻求加入食品与商业工人联合工会(United Food and Commercial Workers)时,沃尔玛以财务状况欠佳为由关闭了这家商店。

无论是亚马逊还是沃尔玛的例子,都是大雇主和员工之间斗争的例子,核心问题是这两家企业都是超大规模的企业,很可能具有垄断力量。正是在这一点上,很多经济学家也不同意前面贝佐斯的判断。经济学家和贝佐斯的视角(也可以说是立场)不一样。当贝佐斯谈论亚马逊的雇佣人数增加、为股东创造价值的时候,经济学家们关心的是这种超级明星公司的崛起如何影响总体的就业水平以及社会福利。一家占有很高市场份额的垄断企业自然可以为其股东带来丰厚利润、也可以雇佣数量巨大的工人,但利润动机使它雇佣的工人数量少于它应该雇佣的数量,工资也低于工人应得的水平。原因是,大企业击垮了小的企业(比如沃尔玛击垮了本地社区商店),人们除了在这家企业工作别无选择,大企业则通过降低雇佣工人的数量来节约人工成本——因为降低雇佣数量有助于压低工人工资。你可能会问,亚马逊和沃尔玛雇佣了那么多人,怎么说他们降低了就业呢?亚马逊和沃尔玛雇佣工人的数量自然是巨大的,但是如果没有亚马逊,零售业也许会创造更多的就业。

此外,经济学家们还从产品市场上来考察大企业是否存在市场力量。怎么证明他们垄断呢?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看这些企业的产品是否“一分钱一分货”。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上,产品的价格会接近成本。一个垄断企业赚取利润,则取决于它把价格定得高于成本(严格讲是边际成本:一个企业多生产一个产品带来的成本增加)的幅度。经济学家管它叫“成本加成定价”,足够直观,对吧!

图1. 美国企业的成本加成定价变化

那么美国企业的成本加成定价变化情况如何呢?在一篇发表在顶级期刊(QJE)上的文章中,几名经济学家测算了这一指标。他们的发现如上图所示。

美国企业的加成定价情况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是大幅上升了。但这和亚马逊、沃尔玛这样的企业有什么关系呢?几位经济学家进一步研究表明,美国企业成本加成定价的上升,主要是那些大型的明星企业导致的。正是那些大企业,越发的能够把价格定得远高于成本。这不仅损害了消费者的福利,而且导致企业收益中分配给劳动者的份额下降,企业雇佣的员工数量减少等一系列不利于劳动力市场和劳动者福利的后果。因此,如果让这几位经济学家来读贝佐斯的股东信,大概也不会完全同意这位世界首富说的话。

但学术界的争论也永远无休无止。关于这个成本加成定价上升的事实,也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以后再来总结。

 

https://www.vox.com/the-highlight/22320009/amazon-bessemer-union-rwdsu-alabama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