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邢春冰 > 教育回报率

教育回报率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我与合作者发表在2021年第9期《教育研究》上的一篇文章:《城乡教育回报率差异及区域分布特征》。

首先,什么是教育回报率?本文考察的教育回报率是指劳动者多接受一年正规教育,所带来工资水平的提升。人力资本理论将接受教育看作人们为了提升劳动力市场表现而进行的投资行为。既然是投资,就要讲求回报,正如人们把钱存入银行或投入股市,总要问个利息率或收益率一样。2021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卡德和安格李斯特做出重要贡献的领域就包括教育回报率的估计,足见其重要性。

中国人向来有重视教育的传统,古人有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又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诸如此类,也都是告诉人读书的好处,劝人“勤向窗前读六经”。当然,社会上也时不时冒出读书无用的论调。比如“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之类。不同的人,大可因为自身的能力、机缘、眼界的不同而对教育持不同的看法,因而做出不同的选择。但看今天的社会,无论是哪个阶层,也无论是来自什么地区,家长们对教育好处的深刻体会似乎变得愈加一致了。

但是,教育能在多大程度上给我们带来好处,城乡和地区之间差异有多大?仅凭着传统和个人感受,难以回答这样的问题。通过利用大规模的家庭调查数据估计教育回报率,则有助于回答这些问题。在介绍我们的研究结果之前,不妨再重申一下,教育回报率及其地区差异之所以重要。有如下三方面原因:

第一、教育回报率反映并且影响收入差距。给定不同劳动者的教育水平差距,教育回报率越高,收入差距越大。现有研究表明,在过去二十多年中,教育回报率已逐渐成为影响我国城镇居民工资收入差距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第二、教育回报率影响人力资本投资。教育回报率越高,人们在教育上面进行人力资本投资的激励越强。就如同黄金屋和颜如玉激励着欲遂平生志的男儿读六经一样。

第三、教育回报率的地区差异影响劳动力在城乡和地区间的流动。高教育水平劳动力流动到高回报的地区,进而影响不同地区间的人力资本水平和社会经济发展。

我们利用1995、2002、2007、2013和2018年的中国家庭收入调查(CHIP)数据中的个人教育水平和收入信息,还有其他变量,对此进行考察。本文发现,我国城乡地区的教育回报率差异明显,从2002年到2018年,我国城镇地区的教育回报率维持在8-10%之间,但农村地区则徘徊在2-3%之间,回报率差异非常明显。这与我国的二元特征以及显著的城乡差距是密切相关的。低回报带来的影响可想而知。我小时候生活在农村,确实很多家长认为,孩子还是早早离开学校,多一天挣钱养家更为实际。这样做不无道理,如果留在农村,多读几年书又能怎样呢?收入的提高大概还抵不过待在学校里带来的经济损失。

但是,需要强调的是,那些农村里努力学习、成绩优异的孩子,大多数也没有打算留在农村,他们的心中是农村以外的世界。教育给他们带来的回报,也不在农村。要真正理解农村居民的教育投资,这一点是必须加以考虑的。对应到研究中,如果我们把农村外出务工以及获得了城市户口的样本放回到农村样本中,农村居民的教育回报率会显著上升。以2018年为例,这会使农村地区的教育回报率从2.7%上升为5.8%。这说明,迁移机会特别是到城镇就业的机会是农村居民获得教育回报的重要途经。考虑到城市工作的稳定性以及城市生活的安逸和丰富多彩,教育因提高迁移机会而带来的回报恐怕比我们估计的还要大。从这个角度讲,农村居民并不缺乏教育投资的激励。

在城乡教育回报率地区差异方面,我们分别为样本中的不同省份估计了教育回报率。就城镇地区而言,不同省份的教育回报率差距十分明显。比如在2018年,北京市的教育回报率为12%;山西和内蒙则仅为7%。后两个省份的大学毕业生自然是应该到北京来工作。不过与此同时,我们看到城镇地区不同省份的教育回报率差异自2007年以来是不断下降的。

在农村地区,如果仅考察本地就业的样本,尽管各省的回报率差异也比较明显,但总体都比较低。如果考虑了迁移机会后,各省的教育回报率差异就非常大。比如2018年,北京、内蒙、辽宁在我们的估计中回报率达到了10%左右,但也有一些省份即便考虑了迁移机会,回报率仍然停留在4-5%甚至是2-3%左右。与城镇地区不同的是,农村各省的教育回报率差异有变大的趋势。

这些研究结果说明了什么?一方面,教育回报率的城乡和地区差异显示出我国城乡之间、不同地区之间仍然存在很大的差距。这种差距不仅反映在GDP和收入水平等方面,也反映在教育回报率上面。而教育回报率的不同又会导致教育水平的地区差异。

另一方面,本文的结果也反映出我国劳动力市场以及区域发展方面的积极变化。比如,城镇地区不同省份之间教育回报率地区差异的下降,这既是不同地区经济发展日趋平衡的结果,也是劳动力流动的结果。

此外,本文的结果说明,迁移机会对于农村居民的教育回报特别重要。因此,改革户籍制度,促进劳动力的城乡流动对于激励农村居民的人力资本投资、提升农村居民的教育水平也特别重要。当然,迁移机会带来的教育回报率的提升也因地区而异。要提高农村地区的人力资本水平,也需要通过乡村振兴,提高高教育水平劳动力在农村就业的回报。这样,既可以提高农民接受教育的积极性,也可以提升农村劳动力的人力资本水平。

总体而言,我们的研究表明,当前我国的教育回报率仍然处于较高水平,书中自有黄金屋的古训在今天仍然成立。城乡居民都有很强的激励进行人力资本投资。因此,我们需要积极增加教育服务供给、提升教育质量。同时,在这个过程中,要特别注重城乡和地区间的均衡发展。而且要根据各地不同特点,制定因地制宜的教育政策。



推荐 13